怪我系男子

Ich bin, Ich bin Bayern!

在一场常规的母子对话前,伊丽莎白站在狭小的房间里,面对着她的儿子。
“请坐吧,妈妈。”鲁道夫试图抚平自己乱糟糟的头发,礼貌性地朝她指了指旁边的破沙发。
伊丽莎白把手帕垫在了沙发上,小心翼翼地坐下。
“你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。”她打开丝绸质地的小手包,拿出一张纸。“你父亲问你愿意变成什么动物…”
她顿了顿,“…如果你还是找不到配偶。”
“我理解,妈妈。”鲁道夫把双手放在膝盖上,盯着指甲盖。
“我想了很多动物,我想我比较喜欢极乐鸟…”
“噗。”
伊丽莎白清了清嗓子。“继续。”
“好的,妈妈。”鲁道夫似乎完全不为此感到尴尬。“但我不觉得我适合变成一只鸟,所以我决定变成兔子。”
“这很好。”伊丽莎白为了表示支持,轻轻握住了...

2018-03-14

【hp/AU】眠龙勿扰

斯莱德林扎特的故事,一个不带脑子的霍格沃兹au,也许会有续。

不带脑子!!真的不带脑子!!


要说起沃尔夫冈是怎么惹得整个霍格沃兹鸡飞狗跳的,还得细数他这几年来的罪状。再想想这一切的前因后果,那多半跟他五岁那年就上了预言家日报的头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——莫扎特家族再添一位神童!

照片上赫然是一小只沃尔夫冈乱挥自创魔咒的模样。大幅的浮夸报道搞得巫师们对小天才议论纷纷,加上莫扎特家族又是个老牌纯血统,和魔法部关系好得不得了,任谁都觉得小沃尔夫冈长大了肯定会备受霍格沃兹的教授们的青睐。

过几年沃尔夫冈跟着姐姐下了火车,在一群傻乎乎的一年级学生里特显眼,即使被父...

2017-10-29

箱庭剧场

搞个拉郎,路平方和老土豆。


他从被装饰成神龛的床上醒来,白光透过狭长的窗户——他不确定这究竟是上午还是下午,无论是什么时候太阳都不该散发这样死气沉沉的光——好让他在朦胧里瞥见床边站着的男人。

路德维希的房间里站着个陌生的男人,而且对方正在床边饶有兴致地俯视着他。他首当其冲的反应是想高呼侍卫,却想起这一切是如此的不寻常。

“我的医生呢?”他试着说了句话,嗓子生涩又发疼,站在他床边的男人似乎没听清他说了什么,疑惑地皱了皱眉。

“新天鹅堡。我不该在这里。我的医生呢?”

“医生?这里没有医生,只有——”他才看清那人影的样貌,身着丧服,还有着毫无血色的面容,以及十分不自然的金发。

“...

2017-10-11

不怎么小的王子与不怎么大的国王的故事

一段没有什么感悟的童话。

鲁道夫小心翼翼地给他的玫瑰罩上玻璃罩子,“我要走了。”

他已经里里外外地把火山口扫了又扫,扫出来的火山灰又把玫瑰熏得够呛。她摆了摆墨色的叶子,就当表达了自己的不满,但她还是没吱声,去劝她的小王子回来。

鲁道夫叹了口气,他从不指望她能回应什么,哪怕是句不轻不重的“我会想你”也好。

玫瑰瞥了眼远处飘着的土拨鼠,“你就要乘那玩意走?”

土拨鼠不服气地哼哼两声,鲁道夫跨上了它的背,它又没了脾气,乖乖趴在小星球的表面上。

“没办法,大雁都飞走了。”

他没勇气抬头看着玫瑰来说后面的话,于是他低着头,盯住土拨鼠后颈的毛。

“我耽误了太长时间,我已经不能在这里呆着了。...

2017-10-06
1 / 4

© 怪我系男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